张爱玲经典语录

1.对于二乔四美,玉清是银幕上最后映出的雪白耀眼的“完”字,而她们则是精彩的下期佳片预告。
2.男人搽香水,仿佛是小白脸拆白党的事,以一个中年的市侩而周身香气袭人,实在使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3.棠倩带笑的声音里仿佛也生着牙齿,一起头的时候像是开玩笑地轻轻咬着你,咬到后来就疼痛难熬。
4.小房间壁上嵌着长条穿衣镜,四下里挂满了新娘的照片,不同的头脸笑嘻嘻由同一件出租的礼服里伸出来。
5.年纪大了,便一寸一寸陷入习惯的泥沼里。
6.她姊姊泉娟说话说个不停,像挑着铜匠胆子,担子上挂着喋嗒喋嗒的铁片,走到哪儿都带着她自己单调的热闹。
7.我们总在接近幸福时无比幸福,在幸福进行时患得患失
8.流苏,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?我这边,窗子上面吊下一枝藤花,挡住了一半。也许是玫瑰,也许不是。
9.你再怎么差劲也会有一个人爱你
10.我总觉得爱情不是【谁都可以】而应该是【非他不可】,倘若我们不经历那些等待,揣测,小心思;不去思念某个人,为他满目愁容,辗转反侧;不去笃定,孤注一掷,我们怎么去感知自己是如何的爱一个人?有时候他在你的身边你也会觉得你们之间拥有无法跨越的鸿沟,有时候他在千里之外,你也会觉得你们无时无刻不再产生爱情,爱情可以参杂着世俗,但它一定有着罗曼蒂克的东西,人们应当渴望爱情,而不是所谓的恋爱与配种。而这种渴望意味着你要足够勇敢,勇敢抵制诱惑,勇敢直面自己的爱人,亦或是勇敢直面爱自己的人,不要贪恋别人对你的好,也不要去纠缠一颗不爱你的心,正如张爱玲所说的那样“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
11.订婚与结婚之间相隔的日子太短了,烟鹂私下里是觉得惋惜的,据她所知,那应当是一生最好的一段。然而真的到了结婚那天,她还是高兴的,那天早上她还没有十分醒来,迷迷糊糊的已经仿佛在那里梳头,抬起胳膊,对着镜子,有一种奇异的努力的感觉,像是装在玻璃试管里,试着往上顶,顶掉管子上的盖,等不急地一下子要从现在跳到未来。现在是好的,将来还要好——她把双臂伸到未来的窗子外,那边的浩浩的风,通过她的头发。
12.振保抬起头,在公共汽车司机人座右突的小镜子里看见他自己的脸,很平静,但是因为车身的摇动,镜子里的脸也跟着颤抖不定,非常奇异的一种心平气和的颤抖,像有人在他脸上轻轻推拿似的。忽然,他的脸真的抖了起来,在镜子里,他看见他的眼泪滔滔流下来,为什么,他也不知道。在这一类的会晤里,如果必须有人哭泣,那应当是她。这完全不对,然而他竟不能止住自己。应当是她哭,由他来安慰她的。
13.街道转了个弯,便听见音乐声。提琴奏着东欧色彩的舞曲。顺着音乐声找过去,找到那小咖啡馆,里面透出红红的灯光。一个黄胡子的老外国人推开玻璃门走了出来,玻璃门荡来荡去,送出一阵人声和温暖的人气。世钧在门外站着,觉得他在这样的心情下,不可能走到人丛里去。他太快乐乐乐。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相同之点的——同样地需要远离人群。他只能够在寒夜的街沿上踟蹰着,听听音乐。……从前他跟她说过,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,星期六这一天特别高兴,因为期待着星期日的到来。他没有知道他和她最快乐的一段光阴将在期望中度过,而他们的星期日永远没有天明。
14.灯光之下一见王娇蕊,却把他看呆了。她不知可是才洗了澡,换上一套睡衣,是南洋华侨家常穿的纱笼布制的澳?,那纱笼不伤印的花,黑压压的也不知是龙蛇还是草木,牵丝攀藤,乌金里面绽出橘绿。衬得屋子里的夜色也深了。这穿堂在暗黄色的灯照里很像一截火车,从异乡开到异乡。火车上的女人是萍水相逢的,但是个可亲的女人。她穿的一件曳地的长袍,是最鲜艳的潮湿的绿色,沾着什么就染绿了。她略略移动一步,仿佛她刚才所占有的空气上便留着个绿迹子。衣服似乎做得太小了,两边迸开一寸半的裂缝,用绿缎带十字交叉一路络了起来,露出里面深粉红的衬裙。那过分刺眼的色调是使人看久了要患色盲症的。也只有她能够若无其事地穿着这样的衣服。
15.你母亲离了婚还要干涉你们家的事。既然放不下这里为什么不回来?可惜迟了一步,回来只好做姨太太!
16.张励还因此取笑过他,屡次说:「上司太太这样离不了你,你小心,上司要吃醋了。」 「上司倒不一定吃醋,」刘荃心里想:「同事倒吃醋了。」
17.隔着水,远远地望见一带苍紫的城墙,映着那淡青的天,叔惠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南京的美丽。
18.玉清的脸光整坦荡,像一张新铺好的床;加上了忧愁的重压,就像有人一屁股在床上坐下了。
19.我以为爱情能够弥补人生的遗憾,但制造更多遗憾的,却偏偏是爱情
20.今天这月亮特别有人间味。它仿佛是从苍茫的人海中升起来的。
21.滟滟的笑不停的从眼睛里满出来,必须狭窄了眼睛去含住它。
22.近三十岁的女人,往往有着反常的娇嫩,一转眼就憔悴了。总之,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抓住一个男人,是一件艰难的、痛苦的事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23.“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。”
24.他自己也是可怜,爱她爱得那么厉害,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他老是怕自己做出一些非英国式的傻事来,也许他会淌下眼泪来,吻她的手,吻她的脚。
25.嗳,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?倒像小时候看电影,看见一个人出场,就赶紧问:这到底是好人坏人呐?
26.世上有了太太的男人,似乎都是急切需要别的女人的同情。
27.沿街的房屋大都熄了灯了,只有一家老虎灶,还大开着门,在那黄色的电灯光下,可以看见灶头上黑黝黝的木头锅盖底下,一阵阵的冒出乳白色的水蒸气来。一走到他家门口,就暖烘烘的。夜行人走过这里,不由得就有些恋恋的。天气是真的冷起来了,夜间相当寒冷了。
28.唯一的另一次,第八回黛玉到薛姨妈家,“宝玉见他外而罩着大红羽缎对襟褂子,便问:‘下雪了么?’”也是下雪,也是一色大红的外套,没有镶滚,没有时间性,该不是偶然的。“世外仙姝寂寞林”应当有一种飘渺的感觉,不一会儿属于什么时代。 宝钗虽高雅,在这些人里数她受礼教的薰陶最深,世故也深,所以比较是他们那时代的人。
29.汝良迎着太阳骑着车,寒风吹着热身子,活人的太阳照不到死者的身上。
30.鸡叫的渐渐多起来,东一处,西一处,却又好些,不那么虚无了。我想,如果把鸡鸣画出来,画面上应当有赭红的天,画幅很长很长,卷起来,一路打开,全是天,悠悠无尽。而在头底下略有一点影影绰绰的城市或是墟落,鸡声从这里出来,蓝色的一缕一缕,战抖上升,一顿,一顿,方才停了。可是一定要多留点地方,给那深赭红的天……多多留些地方……这样,我睡着了。
31.普通人的一生,再好些也不过是桃花扇。
32.薇龙一夜也不曾合眼,才合眼便恍惚在那里试衣服,试了一件又一件;毛织品,毛绒绒的像富于挑拨性的爵士舞;厚沉沉的丝绒,像忧郁的古典画的歌剧主题曲;柔滑的软缎,像《蓝色的多瑙河》,凉阴阴地匝着人,流遍了全身。才迷迷糊糊盹了一会儿,音乐调子一变,又惊醒了。楼下正奏着气急吁吁的伦巴舞曲,薇龙不由想起壁橱里的那条紫色电光绸的长裙子,跳起伦巴舞来一踢一踢,淅沥沙啦响。
33.小艾拥着一床大红碎花布面棉被躺在那里,那黄色的电灯光从上面照射下来,在船舱似的阁楼上,大家心里都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想,大概就是浮生若梦的感觉了。
34.黄绢忍不住低声笑著说:「他们苏联演员扮斯大林,真是扮得一回比一回漂亮。」 「大概熟能生巧,越来越大胆创造了,」刘荃轻声说。「个子也一次比一次高了。这次这演员至少有五尺八九寸。」 「现在这些独裁者有些享受,实在是从前的专制帝王梦想不到的,」刘荃笑著说:「譬如像看见自己在银幕上出现,扮得很有点像,可是比自己漂亮万倍。有比这更窝心的事么?」
35.昨天那封信送了去,到了陈x手里,赵楚反正是死定了。再写一份检举书检举他,也不算落井下石。石头是无法伤害死尸的。崔平向他自己说,这不过是像在战场上,以死人的身体作为掩蔽物。三反中他虽然没有父母兄弟可检举,至少可以牺牲这样一个心腹朋友,作为最崇高的奉献。 这大概总可以稳度三反的难关了,他想,而且可以升级。
36.现在更是一片「杀……杀……」喊声震天。他先还不明白,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自己也在呐喊著,像疯狂一样。
37.但比比才不会说这样自我贬损的话,只是说盛九莉“苍白退缩,需要引人注意”。像是好友之间的打趣,但说的人有几分是真心,听的人也明白她有几分是真心,反正盛九莉是存在了心里。
38.回到家里,跟她姨妈讲起来,她姨妈从前在她家里就见到恩娟,也跟他母亲一样没口子称赞,现在却摇头笑道:“这股子少年得意的劲受不了!” 赵珏笑了,觉得十分意外。她还以为是她自己妒忌。
39.结婚戒指、衣饰、新房的家具都是静静和她的未婚夫亲自选择的。报上登的: 熊致章为小儿启奎结婚启事 姚源甫 长女静静 却是姚先生精心撰制的一段花团锦簇的四六文章。为篇幅所限,他未能畅所欲言,因此又单独登了一条姚源甫为长女于归山阴熊氏敬告亲友。启奎嫌他噜苏,怕他的同学看见了要笑,静静劝道:你就随他去罢!八十岁以下的人,谁都不注意他那一套。
40.我看了不禁想到:“活该!谁叫你眼高手低,至于写不出东西来,让人家写出这样的东西算你的,也就有人相信,香港报上还登过书评。” 可千万不要给引起好奇心来,去买本书来看看。薄薄一本,每章前后空白特多。奇文共欣赏,都都已奉告,别无细节。
41.她这一清高,抱了恋爱至上主义,别的不要紧,吃亏了姚先生,少不得替她料理一切琐屑的俗事。王俊业手里一个钱也没有攒下来。家里除了母亲还有哥嫂弟妹,分租了人家楼上几间屋子住着,委实再安插不下一位新少奶奶。姚先生只得替曲曲另找一间房子,买了一堂家具,又草草置备了几件衣饰,也就所费不赀了。曲曲嫁了过去,生活费仍旧归姚先生负。姚先生只求她早日离了眼前,免得教坏了其他的孩子们,也不能计较这些了。
42.曲曲耸肩笑道:骂归骂,欢喜归欢喜,发财归发财。我若是发达了,你们做皇亲国戚;我若是把事情弄糟了,那是我自趋下流,败坏你的清白家风,你骂我,比谁都骂在头里!你道我摸不清楚你弯弯扭扭的心肠! 姚先生气得身子软了半截,倒在藤椅子上,一把揪住他太太,颤巍巍说道:太太你看看你生出这样的东西,你──你也不管管她!
43.但是第四个女儿纤纤,还有再小一点的端端、簌簌、瑟瑟,都渐渐的长成了──一个比一个美。姚太太肚子又大了起来,想必又是一个女孩子。亲戚都说:来得好!姚先生明年五十大庆,正好凑一个八仙上寿!可是姚先生只怕他等不及。
44.到了介绍的那天晚上,姚先生放出手段来:把陈良栋的舅父敷衍得风雨不透,同时匀出一只眼睛来看住陈良栋,一只眼睛管住了心心,眼梢里又带住了他太太,惟恐姚太太没见过大阵仗,有失仪的地方。散了席,他不免筋疲力尽。一回家便倒在藤椅上,褪去了长衫、衬衣,只剩下一件汗衫背心,还嚷热。
45.阿小胞女。庄次。今日来字非别。因为。前日。来信通知。母在乡。一切智悉。近想女在沪。贵体康安。诸事迪吉。目下。女说。到十月。要下来。千吉。交女带点三日头药。下来。望你。收信。千定不可失。者。乡下。近日。十分安乐。望女。不必远念。者再吾母。交女。一件。绒线衫。千定带下。不要望纪。倘有。不下来。速寄。有便之人。不可失约。余言不情。特此面谈可也。 九月十四日 母王玉珍寄
46.他想得太多,就失了真。
47.你的脸很有味道。
48.你爱人家而人家不爱你,或者爱了你而把你扔了。一个女人的骨架子,哪儿禁得起这一扔?
49.你……你老是使我觉得我犯了法……仿佛我没有权利那么快乐!其实,我快乐又不碍着你什么!
50.现在海枯石烂也很快的。
51.她现在倒是从来不哭了,除了有时候,她想起将来有一天和世钧见面,要把她的遭遇一一告诉他听,这样想着的时候,就好像已经面对面在那对他说着,她立刻两行眼泪挂下来了。
52.公平?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里,根本谈不到公平两个字.
53.女人不贪财,只贪爱.
54.偶尔听见那湖水啯的一响,仿佛嘴里喊着一块糖
55.总有一天我要给他们看看,我不见得在他们家待一辈子。我不见得穷一辈子
56.凡是不愿随波逐流的人都要耐得住那份寂寞。
57.我能不能今年再见你一面?
58.你年轻呀,过几年,也就老了,谁都只有这几年新鲜。
59.琵琶只是笑笑,表示不屑理会,可是同样的笑话说了又说,本来就不好笑,再后来就更笑不出来了。
60.你像只猫。这只猫很大。
61.外面的胡琴继续拉下去,可是胡琴诉说的是一些辽远的忠孝节义的故事,不与她相干了。
62.有几个女人是因为灵魂的美而被爱呢?
63.他拿稳了你心里只有他一个人,所以他敢那么随随便便的,不把你当桩事看待。你应当匀出点时候来,跟别人亲近亲近,使他心里老是疑疑惑惑的,他不稀罕你,稀罕你的人多着呢。
64.那些女人之所以>
65.然后她突然想到:“我疯了。我还说鸿才神经病,我也快变成神经病了!”她竭力把那种荒唐的思想打发走了,然而她知道它还是要回来的,像一个黑影,一只野兽的黑影,它来过一次就认识路了,咻咻地嗅着认着路,又要找到她这儿来了。她觉得非常恐怖。
66.噢,你也在这里么?
67.曼璐觉得楼上楼下的空气都紧张起来了,仿佛一出戏就要开场,而她身为女主角,一点 准备也没有,台词一句也不记得,脑子里一切都非常模糊而渺茫。……他把从前的一切都否定了,她所珍惜的一些回忆,他已经羞于承认了。曼璐身上穿着那件紫色的衣服,顿时觉得芒刺在背,浑身都像火烧似的。她恨不得把那件衣服撕成破布条子。……曼璐真恨她,恨她恨入骨髓。她年纪这样轻,她是有前途的,不像曼璐的一生已经完了,所剩下的只有她从前和豫谨的一些事迹,虽然凄楚,可是很有回味的。但是给她妹妹这样一来,这一点回忆已经给糟蹋掉了,变成一堆刺心的东西,碰都不能碰,一想起来就觉得刺心。
68.有没有哪句句子是真正写到你的心里去了? ????.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。
69.这些年来她固然是痛苦的,他也没能够得到幸福。要说是为了孩子吧,孩子也被带累着受罪。当初她想着牺牲她自己,本来是带着一种自杀的心情。要是真的自杀,死了倒也完了,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,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,变得更坏,更坏,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。他对她的那些女朋友差不多个个都讨厌的,他似乎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,不能说他的爱情不专一。但是翠芝总觉得他对她也不过如此,所以她的结论是他这人天生的一种温吞水脾气。世钧自己也是这样想。但是他现在却又想,也许他比他意想中较为热情一些,要不然那时候怎么跟曼桢那么好?那样的恋爱大概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有一回吧?也许一辈子有一回也够了。
70.一种失败的预感,像丝袜上一道裂痕,凉凉的在腿肚子上悄悄往上爬。
71.黑夜里,她看不出那红色,然而她直觉地知道它是红得不能再红了,红得不可收拾,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,窝在参天大树上,壁栗剥落燃烧着,一路烧过去,把那紫蓝的天也熏红了。
72.雨,像银灰色粘湿的蛛丝,织成一片轻柔的网,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。天也是暗沉沉的,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。
73.他把一条腿搁在膝盖上,用毛巾揩干每一个脚趾,忽然疼惜自己起来。他看着自己的皮肉,不像是自己在看,而像是自己之外的一个爱人,深深悲伤着,觉得他白糟蹋了自己。振保又把洋伞朝水上打——打碎它!打碎它!砸不掉他自造的家,他的妻,他的女儿,至少他可以砸碎他自己,洋伞敲在水面上,腥冷的泥浆飞到他脸上来,他又感到那样恋人似的疼惜,但同时,另有一个意志坚强的自己站在恋人的对面,和她拉着,扯着,挣扎着——非砸碎了他不可!非砸碎了他不可!地板正中躺着烟鹂的一双绣花鞋,微带八子式,一只前些,一只后些,像有一个不敢现形的鬼怯怯向他走过来,央求着。振保坐在床沿上,看了许久。再躺下的时候,他叹了口气,觉得他旧日的善良的空气一点一点偷着走近,包围了他。
74.精神恋爱只有一个毛病:在恋爱过程中,女人往往听不懂男人的话。然而那倒也没有多大关系。后来总好事结婚,找房子,置 家具,雇佣人
75.流苏道:“那怕不行。我这一辈子早完了。”徐太太道:“这句话,只有有钱的人,不愁吃,不愁穿,才有资格说。没钱的人,要完也完不了哇!
76.炎樱的一个朋友结婚,她去道贺,每人分到一片结婚蛋糕,他们说:“用纸包了放在枕头下,是吉利的,你自己也可以早早出嫁。” 炎樱说:“让我把它放在肚子里,把枕头放在肚子上面罢。”
77.而且她已经不是那么年轻了,她还有那种精神,能够在没有路中间打出一条路来吗?
78.鸿才经她这样一来,也就软化了,他背着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,说:“好,好,好,依你依你。没有什么别的条件了吧?没有什么别的,我们就‘敲’!”曼璐噗嗤一笑道:“这又不是谈生意。”她这一开笑脸,两人就又喜气洋洋起来。虽然双方都怀着几分委屈的心情,觉得自己是屈就,但无论如何,是喜气洋洋的。
79.这些年来历经世变,但是她的心境一直非常平静。在一个少奶奶的生活里,比在水果里吃出一条肉虫来更惊险的事情是没有了。
80.薇龙走到转弯的地方,回头望一望,他的车依旧在那儿。天完全黑了,整个世界像一张灰色的圣诞卡片,一切都是影影绰绰的,真正存在的只有一朵一朵挺大的象牙红,简单的,原始的,碗口大,桶口大。
81.走马看花固然无用,即使去住两三个月,放眼搜集地方色彩,也无用,因为生活空气的浸润感染,往往是在有意无意中的,不能先有个存心。文人只须老老实实生活着,然后,如果他是个文人,他自然会把他想到的一切写出来。他写所能够写的,无所谓应当。
82.所以我的小说里,除了金锁记里的曹七巧,全是些不彻底的人物。他们不是英雄,他们可是这时代的广大负荷者。因为他们虽然不彻底,但究竟是认真的。他们没有悲壮,只有苍凉。悲壮是一种完成,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。
83.各人都觉得后天的婚礼中自己是最吃重的脚色,对于二乔四美,玉清是银幕上最后映出的雪白耀眼的“完”字,而她们是精采的下期佳片预告。
84.那考虑的过程,于痛苦中也有喜悦。钱太多了,就用不着考虑了;完全没有钱,也用不着考虑了。我这种拘束的苦乐是属于小资产阶级的。这一年来我是个自食其力的小市民。关于职业女性,苏青说过这样的话:“我自己看看,房间里每一样东西,连一粒钉,也是我自己买的。可是,这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?”
85.曼桢半晌方道:“世钧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
86.她累得很,取悦于柳原是太吃力的事,他脾气向来就古怪;对于她,因为是动了真感情,他更古怪了,一来就不高兴。他走了,倒好,让她松下这口气。现在她什么人都不要——可憎的人,可爱的人,她一概都不要。从小时候起,她的世界就嫌过于拥挤。推着,挤着,踩着,背着,抱着,驮着,老的小的,全是人。
87.他知道他爱的不是沁西亚,他是为了恋爱而恋爱。
88.妇女都站到西边去!青年队站到这边来,挨著小学生站著!大家站好了不要乱动!孩子该溺尿的先带出去溺了尿,待会儿不许出去!喂,你们牆跟前的都站过来些,远了听不见!
89.红楼梦不是续写的不好,而是从头到尾都被庸俗化了。不是“狗尾续貂”,而是“附骨之疽”
90.饭后,他接过热手巾,擦着脸,踱到卧室里来,扭开了电灯。一只乌壳虫从房这头爬到房那头,爬了一半,灯一开,它只得伏在地板的正中,一动也不动。在装死么?在思想着么?整天爬来爬去,很少有思想的时间罢?然而思想毕竟是痛苦的。
91.果然,姚先生大大小小七个女儿,一个比一个美,说也奇怪,社会上流行着古典型的美,姚太太生下的小姐便是鹅蛋脸。鹅蛋脸过了时,俏丽的瓜子脸取而代之,姚太太新添的孩子便是瓜子脸。西方人对于大眼睛,长睫毛的崇拜传入中土,姚太太便用忠实流利的译笔照样给翻制了一下,毫不走样。姚家的模范美人,永远没有落伍的危险。亦步亦趋,适合时代的需要,真是秀气所钟,天人感应。
92.咳!苍苍者天,既已给与人们的生命,赋与人们创造社会的青红,怎么又吝啬地只给我们仅仅十余年最可贵的稍纵即逝的创造时代呢?这样看起来,反而是朝生暮死的蝴蝶为可羡了。它们在短短的一春里尽情地酣足地在花间飞舞,一旦春尽花残,便爽爽快快地殉着春光化去,好像它们一生只是为了酣舞与享乐而来的,倒要痛快些。像人类呢,青春如流水一般的长逝之后,数十载风雨绵绵的灰色生活又将怎样度过?
93.我这样想着,仿佛忽然有了什么重大的发现似的,于高兴之外又有种凄然的感觉,当时也就知道,一离开那黄昏的阳台我就再也说不明白的。阳台上撑出的半截绿竹帘子,一夏天晒下来,已经和秋草一样的黄了。我在阳台上篦头,也像落叶似地掉头发,一阵阵掉下来,在手臂上披披拂拂,如同夜雨。远远近近有许多汽车喇叭仓皇地叫着;逐渐暗下来的天,四面展开如同烟霞万顷的湖面。对过一幢房子最下层有一个窗洞里冒出一缕淡白的炊烟,非常犹疑地上升,仿佛不大知道天在何方。露水下来了,头发湿了就更涩,越篦越篦不通。赤着脚踝,风吹上来寒飕飕的,我后来就进去了。
94.他眼晴里闪着兴奋的光,像鱼摆尾一样在她里面荡漾了一下,望着她一笑。他忽然退出,爬到脚头去。“嗳,你在做什么?”她恐惧地笑着问。他的头发拂在她大腿上,毛毵毵的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头。兽在幽暗的岩洞里的一线黄泉就饮,泊泊的用舌头卷起来。她是洞口倒挂的蝙蝠,深山中藏匿的遗民,被侵犯了,被发现了,无助,无告的,有只动物在小口小口地啜着她的核心。暴露的恐怖揉合在难忍的愿望里:要他回来,马上回来——回到她的怀抱里,回到她眼底
95.他(乔琪乔)比周吉婕还要没血色,连嘴唇都是苍白的,和石膏像一般。在那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,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,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,一闪,又暗了下去了。
96.一张小报,风卷到阴沟边,在水门汀阑干上吸得牢牢地。阿小向楼下只一瞥,漠然想道:天下就有这么些人会作脏!好在不是在她的范围内。
97.她战战兢兢拿起听筒来,搁在褥单上。可是四周太静了,虽是离了这么远,她也听得见柳原的声音在那里心平气和地说:“流苏,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?”
98.”这是从他们的过去截取的渊博学问,同时也带有市井的况味---还有什么比得上算命更受欢迎?“真像是牛津的汉学家出的试题,就只是有什么她抓不住的含义,她断定是典型的日本作风,无心的幽默中未驯的野性。
99.峰仪跟了出来,静静的道:小寒,我决定了。你不走开,我走开,我带了你母亲走。小寒道:要走我跟你们一同走。他不答。
100.琵琶不说话了,突然明白她这么大惊小怪是因为此外她也帮不上忙,像是送她去检查,帮她买药。她虚伪的避开真正的问题,比荣珠也好不了多少。她也知道何干宁可吃热粥的原故。她>
101.出现在《太太万岁》的一些人物,他们所经历的都是些注定了要被遗忘的泪与笑,连自己都要忘怀的。这悠悠的生之负荷,大家分担着,只这一点,就应当使人与人之间感到亲切的罢?死亡使一切人都平等,但是为什么要等到死呢?生命本身不也使一切人都平等么?人之一生,所经过的事真正使他们惊心动魄的,不都是差不多的几件事么?为什么偏要那样地重视死亡呢?难道就因为死亡比较具有传奇性——而生活却显得琐碎,平凡?
102.曲曲笑道:我大姊出嫁,我爸爸做的骈文启事,你读过没有?我去找来给你看。 王俊业道:正要拜读老伯的大作。 姚先生摇摇头道:算了,算了,登在报上,错字很多,你未必看得懂。 王俊业道:那是排字先生与校对的人太没有知识的缘故。现在的一般人,对于纯粹的美文,太缺乏理解力了。 曲曲霍地站起身来道:就在隔壁的旧报纸堆里,我去找。她一出门,王俊业便夹脚跟了出去。
103.走到自己房里去,关了门,相府千金是不作兴有那些小家气的矫羞的,因此她只是很落寞,不闻不问。其实也用不着装,天生的她越是有一点激动,越是一片白茫茫,从太阳穴,从鼻梁以上——简直是顶着一块空白走来走去。
104.我非常不>
105.在灯光下,我们可以看清楚小寒的同学们,一个戴着金丝脚的眼镜,紫棠色脸,嘴唇染成橘黄色的是一位南洋小姐邝彩珠。一个颀长洁白,穿一件樱桃红鸭皮旗袍的是段绫卿。其余的三个是三姐妹,余公使的女儿,波兰、芬兰、米兰;波兰生着一张偌大的粉团脸,朱口黛眉,可惜都挤在一起,局促的地方太局促了,空的地方又太空了。芬兰米兰和她们的姐姐眉目相仿,只是脸盘子小些,便秀丽了许多。
106.因为那倏忽之感,又像是鸡初叫,席子嫌冷了的时候的迢遥的梦。
107.她是没点灯的顶塔。
108.有些傻话,不但是要背着人说,还得背着自己。让自己听了也怪难为情的。
109.一个男子,事业上不得意,家里的种种小误会与口舌更是免不了的。
110.风吹着两片落叶蹋啦蹋啦仿佛没人穿的破鞋,自己走上一程子。
111.一恨:海棠无香。二恨:鲥鱼多刺。三恨:《红楼梦》残缺不全,高鹗妄改,死有余辜!
112.无穷尽的因果网,一团乱丝,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可以隐隐听见许多弦外之音齐鸣,觉得里面有深度阔度,觉得实在,我想这就是西谚所谓the ring of truth,事实的金石声。
113.他们这一段谈话完全是烟幕作用。在烟幕下,他握着她的手。两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114.“‘宗教'有时是扇方便之门。如炎樱--她固信教,不说谎,可是总有别的办法兜圈子做她要做的事。我觉得这种‘上帝'未免太笨,还不容易骗?”
115.知道他在看,更软洋洋地凹着腰。腰细,婉若游龙游进玻璃门。
116.薇龙趴在床上哭 而她的泪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
117.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,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。 2.人生最大的幸福,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。 3.爱情本来并不复杂,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,不是我爱你,我恨你,便是算了吧,你好吗,对不起。 4.彼此都有意而不说出来是爱情的最高境界,因为这个时候两人都在尽情享受媚眼,尽情的享受目光相对时的火热心理,尽情的享受手指相碰时的惊心动魄。一旦说出来,味道会淡许。 5.对于不会说话的人,衣服是一种语言,随身带着一种袖珍戏剧。
118.香港,昨天他称呼它为一个阴湿,郁热,异邦人的小城,今天他知道它是他唯一的故乡。
119.所幸一鹏这人是没有自卑感的,所以从来也不觉得人家看不起他。
120.振保看着她,自己并不知道他心头的感觉是难堪的妒忌。娇蕊道:“你呢?你好么?”振保想把他的完满幸福的生活归纳在两句简单的话里,正在斟酌字句,抬起头,在公共汽车司机人座右突出的小镜子里看见他自己的脸,很平静,但是因为车身的摇动,镜子里的脸也跟着颤抖不定,非常奇异的一种心平气和的颤抖,像有人在他脸上轻轻推拿似的。忽然,他的脸真的抖了起来,在镜子里,他看见他的眼泪滔滔流下来,为什么,他也不知道。在这一类的会晤里,如果必须有人哭泣,那应当是她。这完全不对,然而他竟不能止住自己。应当是她哭,由他来安慰她的。她也并不安慰他,只是沉默着,半晌,说:“你是这里下车罢?”
121.我也并不赞成唯美派。但我以为唯美派的缺点不在于它的美,而在于它的美没有底子。
122.地板正中躺着烟鹂一双绣花鞋,微带八字式,一只前些,一只后些,像有一个不敢现形的鬼怯怯向他走过来,央求着。
123.真正的中国女人是世界上最美的,永远不会过了时。
124.曼桢在这一方面是小气而近乎琐碎的——凡是她的,她总认为是最好的……他知道,是因为他曾是属于她的。
125.至于那磨人的忧郁,他现在明白了,那就是爱—二十多年前的,绝望的爱。二十多年后,刀子生了锈了,然而还是刀。在他母亲心里的一把刀,又在他心里绞动了。
126.柳原冷冷地道:“你不爱我,你有什么办法,你做得了主么?”流苏道:“你若真爱我的话,你还顾得了这些?”柳原道:“我不至于那么糊涂。我犯不着花了钱娶一个对我毫无感情的人来管束我。那太不公平了。对于你,那也不公平。噢,也许你不在乎。根本你以为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——”
127.你看今天这情形,谁要是有一句异议,简直就是地主的狗腿子!
128.噢,你也在这里吗?
129.“都怪我,我装惯了假,因为人人都对我装假。”
130.为什么常常要感到改变写作方向的需要呢?因为作者的手法常犯雷同的毛病,因此嫌重复。以不同的手法处理同样的题材既然办不到,只能以同样的手法适用于不同的题材上——然而这在实际上是不可能的,因为经验上不可避免的限制。有几个人能够像高尔基像石挥那样到处流浪,哪一行都混过?其实这一切的顾虑都是多余的吧?只要题材不太专门性,像恋爱结婚,生老病死,这一类颇为普遍的现象,都可以从无数各各不同的观点来写,一辈子也写不完。如果有一天说这样的题材已经没的可写了,那想必是作者本人没的可写了。即使找到了崭新的题材,照样的也能够写出滥调来。
131.只有年青人是自由的。年纪大了,便一寸寸陷入习惯的泥淖。
132.她倒也赞成,因为精神恋爱的结果永远是结婚,而肉体之爱往往就停顿在某一阶段,很少结婚的希望。精神恋爱只有一个毛病:在恋爱过程中,女人往往听不懂男人的话。然而那倒也没有多大关系。后来总还是结婚,找房子,置家具,雇佣人——那些事上,女人可比男人在行得多。她这么一想,今天这点小误会,也就不放在心上。
133.「你为什么这样不快乐?」黄绢终于幽幽地说。 「因为--」他顿住了,然后他说:「因为--我们不见面太长久了。」 黄绢微笑了。「认生吗?」她的声音细微得几乎不可辨认,然而这三个字在他听来,却使他心里不由得一阵荡漾。 他吻了她之后才说:「现在不了。」于是他又吻她。
134.中年之乐——有许多人以为青年时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期,其实因为他们已经忘记adolescent(青年)时候许多不愉快的事——那时候还没有“找到自己”,连廿几岁时也是。我倒情愿中年,尤其是early middle age(中年初期)(中国人算起来是三十前后,外国人算起来迟得多,一直到五十几岁)人渐渐成熟,内心有一种peace(宁静),是以前所不知道的。
135.是个红泥小火炉,有它自己独立的火,看得见红焰焰的光,听得见哗栗剥落的爆炸,可是比较难伺候,添煤添柴,烟气呛人。
136.高鄂妄改死有余辜。
137.一路走过去,有时候也听见小孩的哭声,也渺茫得很,彷彿这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孩子,可能他后来活到很大的年纪,死的时候已经是两千年前了。
138.她说,父亲的房间里永远是下午,在那里坐久了便觉得沉下去,沉下去。
139.流苏的手没有沾过骨牌和骰子,然而她也是>
140.我有时候告诉别人一个故事的轮廓,人家听不出好处来,我总是辩护似地加上一句:「这是真事。」彷彿就立刻使它身价十信。其实一个故事的真假当然与它的好坏毫无关係。不过我确是爱好真实到了迷信的程度。我相信任何人的真实的经验永远是意味深长的,而且永远是新鲜的,永不会成为滥调。
141.她死在三星期后。
142.我有一间小木屋,仿佛是童话里的一朵鲜蘑菇,撑着一把小伞,依附在百年老树上,为我遮挡深冬里的寒流仲夏的雨,假如人间的善恶爱憎无法分明,我宁愿漂浮在永恒冷寂的太空。
143.那曹七巧且不坐下,一只手撑着门,一只手撑了腰,窄窄的袖口里垂下一条雪青洋绉手帕,身上穿着银红衫子,葱白线香滚,雪青闪蓝如意小脚裤子……
144.他的次女曲曲,更不比静静容易控制。曲曲比静静高半个头,体态丰艳,方圆脸盘儿,一双宝光璀璨的长方形的大眼睛,美之中带着点犷悍。
145.阿小的男人抱着白布大包袱,穿一身高领旧绸长衫,阿小给他端了把椅子坐着,太阳渐渐晒上身来,他依旧翘着腿抱着膝盖坐定在那里。下午的大太阳贴在光亮的
146.因为五四运动是对内的,对外只限于输入。 我觉得不但我们这一代与上一代,就连大陆上的下一代,尽 管反胡适的时候许多青年已经不知道在反些什么,我想只要 有心理学家荣(Jung)所谓民族回忆这样东西,像“五 四”这样的经验是忘不了的,无论湮没多久也还是在思想背 景里。荣与弗洛伊德齐名。不免联想到弗洛伊德研究出来的 ,摩西是被以色列人杀死的。事后他们自己讳言,年代久了 又倒过来仍旧信奉他。
147.小寒在床上哭了一会,又迷糊一会。半夜里醒了过来,只见屋里点着灯,许太太蹲在地上替她整理衣箱,雨还澌澌地下着。
148.纪昀是太平盛世的高官显宦,自然没有《聊斋》的社会意识,有时候有意无意轻描谈写两句,反而收到含蓄的功效,更使异代的读者感到震动。
149.兰成:你的信和书都收到了,非常感谢。我不想写信,请你原谅。我因为实在无法找到你的旧著作参考,所以冒失地向你借,如果使你误会,我是真的觉得抱歉。《今生今世》下卷出版的时候,你若是不感到不快,请寄一本给我。我在这里预先道谢,不另写信了。 爱玲十二月廿七
150.路易斯也是社会人种学家,首创“贫民文化”(cultureofpoverty)这名词,认为世代的贫穷造成许多特殊的心理与习俗,如只同居不结婚,不积钱,爱买不必要的东西,如小摆设等。这下层文化不分国界,非洲有些部落社会除外。
151.好容易剖开了(俄国黑面包),里面有一根五六寸长的淡黄色直头发,显然是一名青壮年斯拉夫男子手制,验明正身无误,不过已经橘逾淮而为枳了。
152.小寒高高坐在白宫公寓屋顶花园的水泥阑干上,五个女孩子簇拥在她下面,一个小些的伏在她腿上,其余的都倚着阑干。
153.这一大套传说,内容复杂丰富,绝对不是《镜花缘》或《葛利伐游记》里面的穿心国、大人国、小人国可比。是传统、时间与无数人千锤百炼出来的。传到后来神话只有孩子们相信,成了童话。西方童话里超自然的成分,除了女巫与能言的动物,竟全部是小型人,根据小黑人创造的。美妙的童话起源于一个种族的沦亡——这具有事实特有的一种酸甜苦辣说不出的滋味。
154.我在一个卖糖果发夹的小摊子上买了两串亮蓝珠子,不过是极脆极薄的玻璃壳,粗得很,两头有大洞。两串绞在一起,葡萄似的,放在一张垂着眼睛思想着的照片的前面,反映到玻璃框子里,一球蓝珠子在头发里隐隐放光。有这样美丽的思想就好了。常常脑子里空无所有,就这样祈禳着。
155.曲曲从他身背后走过,用鲜红的指甲尖在他耳朵根子上轻轻刮了一刮,笑道:爸爸,你就少管我的事罢!别又让人家议论你用女儿巴结人,又落一个话柄子! 这两个又字,直钻到姚先生心里去,他紫胀了脸,一时挣不出话来,眼看着曲曲对着镜子掠了掠鬓发,开兹取出一件外套,翩然下楼去了。
156.许太太道:你叫我怎么能够相信呢?──总拿你当个小孩子!有时候我也疑心。过后我总怪我自己小心眼儿,'门缝里瞧人,把人都瞧扁了'。我不许我自己那么想,可是我还是一样的难受。有些事,多半你早忘了:我三十岁以后,偶然穿件美丽点的衣裳,或是对他稍微露一点感情,你就笑我。……他也跟着笑……我怎么能恨你呢?你不过是一个天真的孩子!
157.也不知什么原故她却憎厌画也集句。她>
158.她急步朝电车站走。黄包车也带去不去地跟在后面。真是发疯了,她在心里想。屋里的人随时都可能出来,把我重新抓进去,到时谁会帮我?这个车夫么?他比我还穷,我还非要杀个一毛钱。“四毛好吧?”“三毛。”她也不知道何必还说,无非是要证她够硬气,足以面对世界。
159.峰仪把报纸折叠起来,放在膝盖上,人向背后一靠,缓缓的伸了个懒腰,无缘无故说道:我老了。小寒又坐近了一点:不,你累了。峰仪笑道:我真的老了。你看,白头头。小寒道:在哪儿?峰仪低下头来,小寒寻了半日,寻到了一根,笑道:我替你拔掉它。峰仪道:别替我把一头头发全拔光了!小寒道:哪儿就至于这么多?况且你头发这么厚,就拔个十根八根,也是九牛一毛。峰仪笑道:好哇!你骂我!
160.伙计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,灰色爱国布长袍,小白脸上永远是滑笏的微笑,非常之耐烦,听他的口气绝不会知道这里的礼服不过是临时租给这两个女人的。一个直条条的水仙花一般通灵的孩子,长大之后是怎样的一个人才,委实难于想像。
161.三十年前得上海,一个有月亮的晚上......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。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,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,陈旧而迷糊。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,比眼前的月亮大,圆,白,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,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。
162.琵琶把门帘裹在身上,从绿绒穗子往外偷看。宾客正要进去吃饭,她父亲张罗男客,他的姨太太张罗女客。琵琶四岁母亲出国,父亲搬进了姨太太家,叫做小公馆。两年后他又带着姨太太搬了回来,带了自己的佣人,可是吃暖宅酒人手不足,还是得老妈子们帮着打点。从不听见条子进这个家的门,可是老妈子们懂得分寸,不急着巴结姨太太,免得将来女主人回来后有人搬嘴弄舌。亏得她们不用在桌边伺候。正经的女太太同席会让条子与男客人脸上挂不住。
163.老妈子进房点上了台灯,又送了杯茶进来。紫微坐下来了,把书掀开。发黄的纸上,密排的大号铅字,句句加圈,文言的童话,没有多大意思,一翻翻到中间,说到一个渔人,海里捞到一只瓶,打开了塞子,里面冒出一股烟,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出不完的烟,整个的天都黑了,他害怕起来了。紫微对书坐着,大概有很久罢,伸手她去拿茶,有盖的玻璃杯里的茶已经是冰冷的。
164.没有人会像我这样>
165.“女人如花,如花的女人应保持如花的容颜,如花的才情,如花的品质。因为当岁月流逝,容颜老去,伴随一生的只剩下内在的素养和气质。
166.爱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除花来
167.你就是那医我的药。
168.这牺牲是一个美丽的,苍凉的手势。
169.她耳朵上戴着个时式的独粒头假金刚钻坠子,时而大大地一亮,那静静的亘古的阳光也像是哽咽了一下。
170.所有的女人,终有栖息之地,不是他人,唯有自己。
171.为了搭伙过日子而结婚这样的婚姻无异于长期卖yin
172.一个礼拜的爱,吊得住他的心么?可是从另一方面看来,柳原是一个没长性的人,这样匆匆的聚了又散了,他没有机会厌倦她,未始不是于她有利的。一个礼拜往往比一年值得怀念……他果真带着热情的回忆重新来找她,她也许倒变了呢!近三十的女人往往有着反常的娇嫩,一转眼就憔悴了。总之,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的抓住一个男人,是一件艰难的,痛苦的事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173.对于人生,谁都是个一知半解的外行罢?
174.他把火渐渐关小了,花瓣子渐渐的短了,短了,快没有了,只剩下一圈齐整的小蓝牙齿,牙齿也渐渐地隐去了,但是在完全消灭之前,突然向外一扑,伸为一两寸长的尖利的獠牙,只一刹那,就“拍”的一炸,化为乌有。
175.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,我们坐在车上,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,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。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橱窗里,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。
176.久久的握手便是最好的妥协
177.她当时是好像开刀的时候上了麻药,迷里糊涂的,倒也不觉得怎样痛苦,现在方才渐渐苏醒过来了,那痛楚也正开始。
178.时间慢了下来,是一片金色的沙漠
179.一个男人身边通常有这样两种女人,至少是两个。娶了白玫瑰,久而久之,白的成了衣服上的白米粒,而红的却成了心头的朱砂痣;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成了墙上的蚊子血,而白的却成了窗前的明月光。
180.黑暗,从小屋暗起,一直暗到宇宙的尽头,太古的洪荒——人的幻想,神的影子也没有留过踪迹的地方,浩浩荡荡的和平与寂灭。屋里和屋外打成了一片,宇宙的黑暗进到他屋子里来了。
181.无论谁,爱无论谁,爱到那个地步,总该是可怜的……人,谁不是可怜的,可怜不了那么许多!
182.她在苦痛中幸而有这样一个绝对可信赖的人,她可以放在脑子里常常去想想他,那是她唯一的安慰。
183.她在那里等候一个人,一个消息。她明知道这消息是不会来的。她心里的天,迟迟地黑了下去......
184.即使早生几年也好,刘荃想。不能早生几年,早几年见她也好,不至于这样咫尺天涯。
185.如果你认识以前的我,那么你就不会>
186.一个女人太十全十美——又美又慧——不像真人;必须略有些缺陷,才像活生生的人——仿佛上天觉得别人享受太多秀色和才具,太便宜了。
187.你这名字脂粉气很重,也不像笔名,我想著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化名。如果是男人,也要去找他,所有能发生的关係都要发生。
188.他还记得冯碧落吗?记也许记得,可是他是见多识广的男子,一生的恋爱并不止这一次,而碧落只爱过他一个人......从前的女人,一点点小事便放在心上,辗转,辗转,辗转思想着,在黄昏的窗前,在雨夜,在惨淡的黎明。呵,从前的人......
189.他从心里生出一种奇异的喜悦,仿佛这个人整个是他手里创造出来的。她是他的,他对于她,说不上>
190.也许应当感谢他那几处创口,那痛苦永远唠唠叨叨嘀咕著他,一刻也不停,使他没有多少机会想到别的事。
191.这是一个热情故事,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,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。
192.回忆久了,回忆也就失真了。
193.你嘲笑我像一只药瓶;我失望到无以复加,殊不知,你说,我恰是医你的药;
194.年轻时候,拍下许多照片,一本本摆在客厅给别人看;等到老了,方才明白照片是拍给自己看的。厚厚的一生的镜头摆在眼前,连写回忆录都省下了。
195.定了船票回来,天快晚了,风沙啦沙啦吹着矮竹子,很有些寒意,竹子外面的海,海外面的天,都已经灰的灰,黄的黄,只有那丈来高的象牙红树,在暮色苍茫中,一路上高高下下开着碗口大的红花。
196.我们的文明,无论是繁华抑或浮华,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。然而,现在是清如水明如月的秋天,我应当是快乐的。
197.那天他们小组开会,把她批评得体无完肤。这些人虽然都是天真的青年,为情势所逼,不能不顾到自己的前程,彼此之间本来就竞争得很厉害;既是示意叫他们抨击某人,当然加以无情的围剿,正是一个邀功的好机会。隔了好几天以后,还又有人在会上提出来质问:「那天开完会以后,曾经有人看见黄绢同志跑到野地里去,哭了一场。可见她表面上装作接受批评,心里还是不服。」有片刻的寂静。然后黄绢微笑著说:「是有这么回事。我是因为大家对我这么关切,这么热心的帮助我进步,不由得感动得哭了。」这样,总算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。
198.从前那种任性的年轻时代已经过去了,而现在是稳步进入中年,按照他们同一阶层的人的习惯的生活方式,循规蹈矩的踏上人生的旅程。
199.青春是一桩太美好的东西,怎么过都浪费
200.今天的事,她不是有意的,但是无论如何,她给了他们一点颜色看看。他们以为她这一辈子已经完了么?早哩!她微笑着。……她是个六亲无靠的人。她只有她自己了。
[email protected]  张爱玲经典语录 mjuzi.zqnf.com 电脑版